您好,歡迎來到寧夏污的草莓视频下载集團!

父母出資購房,是借款還是贈與?曆經三審,法院給出了答案

2017-12-12 16:32 閱讀量:415 來源: 編輯:

案情簡介:兒女成年後買房仍然需要父母資助,是如今房價高企情況下無奈卻也司空見慣的情況。但是,父母的出資到底算是借的還是送的呢?近日,浙江紹興諸暨的一位老人將自己的兒子兒媳告上法庭,要求歸還當年自己給小夫妻買房時墊付的購房款136萬餘元。將兒子兒媳告上法院的諸暨趙老太太表示,兒子兒媳是201311月份登記結婚後,打算在杭州濱江買下一套公寓,但小夫妻倆的積蓄不夠,於是趙老太太代為支付了首付、裝修等款項共計161萬餘元。趙老太太認為,這是暫時借給兒子兒媳度過難關的,但是在兒子兒媳看來,該部分出資被用於購買婚房和裝修,結合男方首付,共同還貸的風俗,理所當然就是作為母親的原告對夫妻倆的贈與行為,不應認定為借款。

一審法院(諸暨法院)認為:雖然婚姻法司法解釋規定,當事人結婚後,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前提是對父母出資為子女購買房屋的行為,首先應尊重父母子女間對出資行為性質的約定。隻有在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時,才可能涉及到上述出資行為性質認定為贈與的問題。本案蔣X明與蔣X冕母子對蔣X明的出資行為均認為是民間借貸關係,為此蔣X明提供了證據13所涉借條(借據)及相應借款交付憑證,蔣X冕對上述借條及交付憑證均予以認可,因此,本案借貸關係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袁X慧認為本案購房、裝修款實際為父母對子女的贈與行為,借條均係事後出具,並提出對借條(借據)的形成時間進行司法鑒定的申請。根據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浙高法鑒【20115號《關於文件形成時間鑒定的意見》的相關規定,文件形成時間目前尚無國家或行業內認可統一的檢驗、鑒定方法,據此袁佳慧提出的鑒定申請,不具備司法鑒定的條件,該院不予準許。退一步講,即使借條(借據)係事後出具,如上所述,證據13所涉借條(借據)亦是蔣X明與蔣X冕的真實意思表示,袁X慧認為本案蔣X明的出資行為實際為父母對子女的贈與行為,對此其未能提交足夠的反駁證據予以佐證,該院對該主張不予采信。綜上,蔣X冕、袁X慧向蔣X明借款1372000元,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該院對蔣X明的部分訴請即借款1372000元予以支持。

二審法院(紹興中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結婚後,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一方的除外”。應予理解該條款適用於夫妻離婚分割共同財產之時,解決的是贈與夫妻一方還是雙方的問題,但前提是父母出資款能夠被認定為贈與性質。反言之,父母出資款並非必然就應定性為贈與性質。本院認為,敬老慈幼,是為人倫之本,亦為法律所倡導。慈幼之於父母,依法而言即為養育義務之負擔。兒女一甫成年,當應自立生活,父母續以關心關愛,兒女受之亦應念之,但此時並非父母所應負擔之法律義務。現如今受高房價影響,兒女剛參加工作又麵臨成家壓力,經濟條件有限情況下父母出資購房雖為常事,但兒女萬不能以為父母出資乃天經地義,須知父母養育兒女成人已為不易,兒女成年之後尚要求父母繼續無條件付出實為嚴苛,亦為法律所不能支持。因此,在父母出資之時未有明確表示出資係贈與的情況下,基於父母應負養育義務的時限,應予認定該出資款為對兒女的臨時性資金出借,目的在於幫助兒女渡過經濟困窘期,兒女理應負擔償還義務,如此方能保障父母自身權益,並避免兒女成家而反使父母陷於經濟困窘之境地,此亦為敬老之應有道義。至於事後父母是否要求兒女償還,乃父母行使自己債權或放棄自己債權的範疇,與債權本身的客觀存在無涉。

就本案而言,袁X慧在一審時對蔣X明舉證201292030000元款項係用於購房所需並未提出異議,二審時始提出該款發生於婚前,且為受贈用於購買結婚準備的衣物,前後陳述存在不一致,結合該款臨近袁X慧與蔣X冕的結婚時間,依照日常生活情理,本院認定該款與其餘匯付的款項總計1363000元均係用於購房包括裝修,對袁X慧的該節上訴觀點,本院不予采納。

X慧在二審時明確蔣X明匯付款項係贈與所依據的證據為一審提交的錄音資料,本院經審查認為該錄音的場景為案外人家中,錄音中蔣X明與案外人對話時講“債也沒有”依常情應認定為內外有別,蔣X明二審解釋指的是“外債”具有生活意義上的合理性,且該錄音也沒有蔣X明將出資款贈與給兒子、媳婦的明確意思表示,故袁X慧以此為憑所述的贈與觀點不能成立,在沒有其他證據可以證明蔣X明贈與意思表示存在的情況下,依前述評析,案涉1363000元匯付款應認定為借款,且基於款項用途以及所購房屋登記於袁X慧、蔣X冕兩人名下的客觀事實,應予認定該借款係袁X慧、蔣X冕的夫妻共同債務,對該債務袁X慧、蔣X冕依法應予償還,一審對此的定性並無不當。

至於案涉借條的問題。本院認為借條作為借貸關係存在與發生的憑據,在借貸糾紛案件中具有高度證明力。但就本案而言,基於當事人之間的身份關係、由身份關係而生的前述法律義務存續時限以及對贈與行為舉證責任的分配,本案已足以在認定事實的情況下作出實體裁判,故案涉借條對於本案的處理並沒有決定性的證明作用,且依照現有檢驗、鑒定方法,借條形成時間尚不具備司法鑒定條件,因此,對袁佳慧就案涉借條本身所提出的鑒定可行性以及延伸而論的蔣華明、蔣冠冕母子兩人串通虛假訴訟和一審程序不當等上訴觀點,本院均不予采納。袁佳慧二審時還提出測謊要求,亦因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準許。

綜上,袁X慧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

再審法院(浙江高院)認為:關於案涉匯款憑證項下款項性質為贈與款還是借款的問題。袁X慧主張案涉匯款憑證項下款項係蔣華明贈與夫妻雙方,案涉借條均是偽造。對此,雖然婚姻法解釋二規定,當事人結婚後,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前提應首先尊重父母子女間對出資行為性質的約定,隻有在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時,才涉及父母出資行為性質認定為贈與的問題。本案蔣X明提供了所涉借條及相應的借款交付憑證,蔣X冕對借條及交付憑證均予以認可。且依據現有檢驗、鑒定方法,借條形成時間尚不具備司法鑒定條件,故對袁X慧就案涉借條所提出的鑒定可行性以及蔣X明、蔣X冕母子偽造借條的主張難以支持。此外,袁X慧一審中提供了錄音資料,證明蔣X明與案外人對話時講“兩夫妻債也沒有”,但蔣X明解釋指的是“外債”具有生活意義上的合理性,且該錄音中蔣X明並未有將出資款贈與給蔣X冕、袁X慧的明確意思表示。因此,原審法院認定本案借貸關係成立有相應依據。

 

駁回袁佳慧的再審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