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寧夏污草莓视频在线看集團!

合同糾紛典型案例 6 則

2017-12-12 16:40 閱讀量:400 來源: 編輯:

   

01 . 商業廣告要約邀請未被要約否定,則自動構成要約

商業廣告中的要約邀請未被要約否定,則自動進入要約中,構成要約,一俟相對人承諾,要約人即受該要約約束。

02 . 第三人行使選擇權、確定相對人後,不得再行變更

受托人因委托人原因對第三人不履行義務時已披露其委托人身份的,第三人行使相對人選擇權後,不得再行變更。

03 . 以消費者代理人身份處理事務,應屬委托法律關係

行為人以消費者代理人身份,按消費者指示處理事務,法律後果歸於消費者本人的,雙方合同性質應為委托合同。

04 . 轉讓采礦權未審批、無權處分林權未經追認的效力

以企業資產整體轉讓方式轉讓采礦權但未經審批、同時無權處分他人林權而未經追認的,應認定合同成立未生效。

05 . 合同中排除適用違約金調整條款的約定,應為有效

合同雙方排除適用《合同法》關於違約金調整條款的約定,係當事人處分其民事權利結果,該處分行為應為有效。

06 . 行使先履行抗辯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應為不當

合同一方以對方未履行先付款義務為由行使抗辯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損害公眾利益的,應認定抗辯權行使不當

   

01 . 商業廣告要約邀請未被要約否定,則自動構成要約

商業廣告中的要約邀請未被要約否定,則自動進入要約中,構成要約,一俟相對人承諾,要約人即受該要約約束。

標簽:合同成立|要約|要約邀請|商業廣告

案情簡介:2010年裝修公司在報紙上刊登廣告,顯著位置注明“130平米精裝3.98萬元(含水電改造)”,並“鄭重承諾:預算等於決算”。周某與裝修公司所簽裝修合同約定工程總造價為3萬元。2011年,周某以裝修公司延期完工為由訴請解約並退還工程款、支付違約金。裝修公司以周某拒付水電改造費為由抗辯。

法院認為:①裝修公司在廣告中已明確“鄭重承諾”預算等於決算,其廣告介紹的在建項目造價亦均注明含水電改造,故除非其與周某明確約定水電改造費用不包含在合同約定造價中,否則,廣告中該承諾,構成雙方之間合同約定。雙方所簽合同文本係裝修公司提供,合同明確約定了工程造價為3萬元,未特別約定對合同範圍內工程項目需根據實際工程量另行計價。故應確認雙方合同約定的造價3萬元中已包含水電路改造工程,裝修公司無權要求周某另行支付費用,周某拒付此費用合理、合法。裝修公司未按期完工構成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②鑒於裝修公司違約行為已導致雙方之間產生較大矛盾,不適合繼續履行合同,且裝修公司亦同意不再履行合同,故對周某要求退還未完成項目工程款請求,予以支持。判決裝修公司退還周某工程款2900萬餘元並支付周某延期違約金9000元。

實務要點:商業廣告中的要約邀請未被要約否定,則自動進入要約之中,構成要約,一俟相對人承諾,要約人即受該要約約束。

案例索引:江蘇南京中院(2012)寧民終字第437號“周某與某裝修公司裝修合同糾紛案”,見《周兵訴南京翼超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裝飾裝修合同糾紛案(裝飾裝修合同、要約的約束力)》(湯雷),載《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13:227)。

 02 . 第三人行使選擇權、確定相對人後,不得再行變更

受托人因委托人原因對第三人不履行義務時已披露其委托人身份的,第三人行使相對人選擇權後,不得再行變更。

標簽:委托合同|介入權|間接代理|相對人

案情簡介:2008年,柳某與鞋業公司簽訂購銷合同,約定前者購買後者機械。2011年,因欠付貨款致訴。柳某以被吊銷營業執照的用品公司出具的委托簽約證明、購銷合同中“需方合約代表”簽字、送貨單上“收貨單位”係用品公司、載明“用品公司柳總”係付款方的收條等證明其非合同相對人,抗辯應由用品公司付款。

法院認為:①用品公司出具證明可證明其委派柳某作為簽約代表與鞋業公司簽訂涉案合同,係履行職務的事實。根據鞋業公司提供的購銷合同,該合同中柳某作為“需方合約代表”係代表用品公司簽約而非購買方。鞋業公司在其提供的送貨單上“收貨單位”明確標注為用品公司,而“收貨單位及經手人”處才有柳某簽名,故上述證據能相互證明鞋業公司知道涉案機械購買方為用品公司。用品公司法定代表人用公司便箋紙出具的收據明確載明內容,亦可證明當時鞋業公司收到貨款相對方為用品公司。②《民法通則》第43條規定,“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本案可認定鞋業公司與用品公司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係,由於柳某的行為係履行職務行為,所產生的法律後果應由企業法人即用品公司承擔。用品公司雖被吊銷營業執照,但該企業訴訟主體資格仍存在。鞋業公司主張柳某濫用對用品公司的控製權,客觀上嚴重損害鞋業公司利益,應對用品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因未能舉證,法院不予支持。判決用品公司支付鞋業公司貨款及利息。

實務要點:受托人因委托人原因對第三人不履行義務時已將其係委托人身份披露給第三人的,第三人選擇委托人作為相對人的,嗣後不得以營業執照被吊銷等可能對履行能力產生影響的理由再次選擇受托人為交易相對人。

案例索引:福建泉州中院(2012)泉民終字第2499號“某鞋業公司與某用品公司等買賣合同糾紛案”,見《晉江市天龍星鞋機有限公司訴柳建寧、上海先一體育用品有限公司買賣合同案(未披露委托人的代理中第三人的選擇權)》(許禮俊),載《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13:30)。

 03 . 以消費者代理人身份處理事務,應屬委托法律關係

行為人以消費者代理人身份,按消費者指示處理事務,法律後果歸於消費者本人的,雙方合同性質應為委托合同。

標簽:委托合同|合同性質|會員服務|度假酒店|權益承購

案情簡介:2010年,李某與旅遊公司簽訂權益承購合同,約定李某繳費後,由旅遊公司以李某名義辦理DAE公司注冊手續並獲得度假俱樂部旗下酒店度假相應權益。2012年,李某繳納2萬餘元後主張解除合同。

法院認為:①從權益承購合同約定權利義務內容看,雙方訂立合同目的是通過支付一定數額承購款,由旅遊公司在一定時間段內為李某訂購旅店住宿等。因旅遊公司不具備提供旅店住宿服務營業資格,故旅遊公司合同義務並不直接提供旅店住宿服務。從雙方約定合同履行方式看,旅遊公司收取款項後,以李某名義辦理DAE公司注冊手續並代繳會員費,注冊成功後,李某成為DAE公司會員;旅遊公司再按李某要求時間段和指定旅店,以其名義預定旅店住宿,若預定成功,旅遊公司仍以李某名義支付住宿費用,李某和實際提供服務的旅店成立旅店住宿服務合同關係,若預定失敗,旅遊公司不承擔任何後果。由此可見,在雙方簽訂權益承購合同後,旅遊公司係以李某代理人身份,按李某指示處理事務,且旅遊公司處理上述事務法律後果歸屬於李某。故訴爭權益承購合同性質應界定為委托合同。②依《合同法》第410條關於“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規定,李某要求解除合同,於法有據,應予支持。雙方所簽合同自李某一審期間訴狀副本送達旅遊公司之日即解除。因旅遊公司尚未履行合同主要義務,李某亦未住宿旅店,合同解除後,旅遊公司收取款項應返還,但應扣除旅遊公司為履行代理事務實際發生的費用。由於旅遊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為李某支出具體費用,其可根據因李某解除合同給其造成的損失,另行主張權利。判決解除雙方合同,旅遊公司返還李某承購款2萬餘元。

實務要點:行為人以消費者代理人身份,按消費者指示處理事務,且處理事務法律後果歸屬於消費者本人,雙方所簽合同性質應為委托合同。

案例索引:江蘇蘇州中院(2013)蘇中商終字第0295號“李某與某旅遊公司等委托合同糾紛案”,見《李介林、宋麗君訴聯程旅遊蘇州分公司、聯程旅遊公司委托合同糾紛案(旅遊產品的合同定性問題)》(俞水娟、杭雪芳),載《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14:76)。

 04 . 轉讓采礦權未審批、無權處分林權未經追認的效力

以企業資產整體轉讓方式轉讓采礦權但未經審批、同時無權處分他人林權而未經追認的,應認定合同成立未生效。

標簽:合同效力|采礦權轉讓|林權轉讓

案情簡介:2011年,餘某就轉讓沙廠全部資產與吳某簽訂體轉讓協議。2012年,餘某訴請解除協議並沒收定金150萬元,吳某以轉讓協議包括轉讓采礦權及他人名下林地未辦理變更手續為由反訴主張合同無效。

法院認為:①案涉整體轉讓協議係餘某對合同約定權利的概括性轉讓,其轉讓的內容符合《礦產資源法》第6條及《探礦權采礦權轉讓管理辦法》第3條規定,其中對林權部分的處分係餘某對其未享有林權進行的無權處分,且在一審辯論終結前並未得到權利人追認並辦理林權變更,故該部分合同成立但未生效。②《探礦權采礦權轉讓管理辦法》第10條規定:“申請轉讓探礦權、采礦權的,審批管理機關應當自收到轉讓申請之日起40日內,作出準予轉讓或者不準轉讓的決定,並通知轉讓人和受讓人……批準轉讓的,轉讓合同自批準之日起生效……”由於雙方對采礦權所約定轉讓的合同部分並未獲得審批機關審批,故該部分合同成立但未生效。雲南高院《關於審理涉及探礦權、采礦權相關糾紛案件的指導意見》第2條規定:“……當事人簽訂的轉讓合同沒有經過審批管理機關的批準的……認定轉讓合同未生效。”第6條第2款規定:“行政機關不予批準轉讓合同,或者人民法院在審理案件中發現探礦權、采礦權已經明顯不具備轉讓基礎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國務院《探礦權采礦權轉讓管理辦法》第十條……在判決主文中列明轉讓合同未生效,同時根據當事人的訴訟請求判決雙方相互返還。”判決確認案涉整體轉讓協議成立未生效,因合同取得的財產相互返還。

實務要點:以企業資產整體轉讓方式轉讓采礦權但未經審批、同時無權處分他人名下林權而未經追認的,應認定合同成立未生效。

案例索引:雲南昆明中院(2012)昆環保民終字第7號“餘某與吳某采礦權轉讓合同糾紛案”,見《餘秋妮訴吳正啟采礦權轉讓合同糾紛案(采礦權轉讓合同、法定未生效合同)》(蘇靜巍),載《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13:164)。

 05 . 合同中排除適用違約金調整條款的約定,應為有效

合同雙方排除適用《合同法》關於違約金調整條款的約定,係當事人處分其民事權利結果,該處分行為應為有效。

標簽:違約責任|違約金調整|任意性規範

案情簡介:2011年,電氣公司與配件公司簽訂鋼材買賣合同,約定了買方逾期付款時單價按每日每噸加價5元的“加價款”違約責任條款,同時約定了“按未付款總額每日3‰”支付違約金條款,特別約定“買賣雙方均確認本條約定的違約金適當,無《合同法》第114條所述約定的違約金過高的異議”。2012年,因配件公司逾期67天付款致訴。

法院認為:①依《合同法》第41條關於“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於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規定,雙方當事人對合同中同一格式條款理解產生爭議,出現兩種以上解釋時,應作出不利於格式條款提供方解釋。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均認可違約金所依據合同條款是對逾期支付鋼材款應承擔何種違約責任的約定,故無論合同中關於“加價款”還是“按未付款總額每日3‰”違約責任條款,均不屬於格式條款,配件公司主張對合同不同條款出現同一解釋亦應適用《合同法》第41條規定的理由不成立。②當事人根據《合同法》第114條享有的權利,屬於民事權利中的財產性請求權,享有該權利的權利主體可根據自己意誌對其享有的該項民事權利予以拋棄。本案中,雙方明確排除《合同法》第114條關於約定違約金低於或過分高於造成損失的,當事人可請求法院或仲裁機構予以增加或適當減少規定的適用。配件公司在簽約時對於其依《合同法》第114條所享有權利是明知的,且對於逾期付款可能承擔的違約金數額具有充分的預估能力,但雙方仍在合同中排除該法律條款適用,應認定配件公司放棄該項權利意思明確。同時,配件公司未舉證證明該項約定係電氣公司依據其強勢、壟斷的交易地位,迫使配件公司作出的意思表示,故應認定配件公司放棄請求違約金調減係其真實意思表示,且雙方在合同中約定排除適用該法律條款並不違反法律和法規強製性規定,亦未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及第三人權利,該項約定合法有效,應產生拋棄民事權利的法律後果。③在“加價款”和“按未付款總額每日3‰”兩種違約責任同時存在情況下,根據配件公司已全部履行貨款本金情況,適用責任較重的違約金條款(每日3‰)足以彌補電氣公司損失。如同時適用兩種違約責任承擔方式,顯已超出配件公司在訂立合同時,能夠預見到貨應當預見到因違反合同所可能造成的損失,不符合配件公司真實意思表示,亦有違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故電氣公司同時要求按兩項違約金條款承擔違約責任理由不成立。判決配件公司按貨款每日3‰支付電氣公司違約金。

實務要點:合同雙方當事人排除適用《合同法》第114條第2款關於違約金調整條款的約定,係當事人處分其民事權利的結果,該處分行為應為有效。

案例索引:四川成都中院(2012)成民終字第5999號“某電氣公司與某配件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見《成都無極電氣有限公司訴重慶長安群力汽車配件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違約金、條款並存、選擇)》(張正孝),載《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13:204)。

 06 . 行使先履行抗辯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應為不當

合同一方以對方未履行先付款義務為由行使抗辯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損害公眾利益的,應認定抗辯權行使不當。

標簽:合同履行|先履行|誠實信用

案情簡介:2011年,演藝公司與文化公司簽訂委托協議,約定前者負責創作、排練劇目及演出,製作費10萬元。後演藝公司以文化公司拖欠製作費3萬元為由罷演並致訴。

法院認為:①演藝公司完成首演及7場社區演出,文化公司對此從未提出異議,可視為文化公司已認可整出劇目,當然亦意味著認可劇目中舞美、道具、音樂製作及劇目排練,雙方合同約定的付款條件已成就,文化公司應支付剩餘製作費。②演藝公司以文化公司未履行在先付款義務為由行使抗辯權,雖符合“由同一雙務合同互負債務”“雙方互負的債務有先後順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或履行不適當”三個構成要件,但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損害了廣大觀看演出觀眾利益,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演藝公司在此行使抗辯權,並不妥當,故對於演藝公司所提出先履行抗辯權不予支持。③雙方均認為約定違約金過高,要求法院調整。違約金調整應以違約造成的損失為基準,綜合考量合同履行程度、違約方過錯程度等因素。鑒於文化公司已支付大部分費用,法院以30000元為基數按雙方約定的比例,即10%予以確定。演藝公司違約主觀過錯較小,未造成嚴重後果,法院以未履行的2場社區演出的演出費8000元為基數,按雙方約定比例,即30%予以確認。判決雙方委托協議解除,文化公司支付演藝公司製作費3萬元及違約金3000元,演藝公司支付文化公司違約金2400元。

實務要點:合同一方以對方未履行在先付款義務為由行使抗辯權,雖符合“由同一雙務合同互負債務”“雙方互負的債務有先後順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或履行不適當”三個構成要件,但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損害公眾利益、擴大雙方損失、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應認定抗辯權行使不當。

案例索引:上海閘北區法院(2012)閘民二(商)初字第144號“某演藝公司與某文化公司演出合同糾紛案”,見《上海穀都文化演出有限公司訴上海友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演出合同案(誠實信用原則)》(吳晶),載《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13:13